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凤回巢 > 番外之伤怀(二)
  看着满脸黯然神伤又坚强的谦哥儿,俊哥儿沉默不语。

  心中忽地涌起阵阵羞愧。

  闵达被长辈一起痛骂,被揍得满身是伤,依然倔强坚持。他多有不及。

  虎头当机立断斩断情丝,他亦不及。

  谦哥儿的坚强和勇敢,更令他自愧不如。

  他一直以顾家子孙而骄傲,一直以为自己在一众伴读中最优秀出众。现在看来,他实在自恃过高了。

  他唯一胜过众人的,是他姓顾,是中宫皇后娘家侄儿这层身份罢了。

  这半年多来,他看似振作起来,实则情绪消沉低迷,做什么事都打不起精神。实在愧对母亲,愧对姑母,愧对疼爱他的曾祖母……

  少年情怀再重,也不及生恩养恩重,更不及顾家门楣之重。

  他既已听从母亲的话,便该彻底断了对玥姐儿的念想。否则,如何对得起母亲?如何对得起众人对他的期待厚望?

  俊哥儿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低声道:“谦表弟,谢谢你今日点醒了我。”

  谦哥儿:“……”

  我自己尚且伤心不过来,哪有精力闲情去点醒你!

  谦哥儿和俊哥儿无言相对片刻,不再说话,一同读书。

  ……

  再过片刻,阿奕和虎头一前一后进了上书房。

  没了跳脱爱闹的闵达,上书房里显得格外安静。

  阿奕不愿戳谦哥儿的伤口,绝口不提昨日之事。

  虎头看了谦哥儿,颇有些心疼,想了想说道:“今日中午我陪你在上书房里用膳如何?”

  伴读们在上书房里有用膳之处,也有可供午休小憩的客房。只是,众人大多会去阿娇寝宫用膳,或是去椒房殿。留在上书房反而少之又少。

  谦哥儿今日一定不想见到阿娇表姐。

  虎头这次却猜错了。

  谦哥儿打起精神,冲他笑了一笑:“还是去阿娇表姐那儿用膳吧!人多也热闹些。”

  虎头正要说话,眼角余光瞄到门口的声音,顿时闭口不语。

  来人,正是进宫为储君和伴读们讲学的周状元周梁!

  谦哥儿也看了过去。

  正好和周梁目光碰了个正着。

  周梁目光颇为平静从容,并未流露出自得或是愧疚之类的情绪,也未特意留意谦哥儿。便如往日一般,缓步而来,开始检查昨日布置的课业。

  轮到谦哥儿时,周梁淡淡说道:“罗公子昨日告假,未完成课业,请今日一并补上。明日早晨,我会检查。”

  谦哥儿:“……”

  谦哥儿心情颇为复杂,半晌才应道:“是,我今晚一定补上。”

  上课时,周梁一视同仁,便是储君阿奕分神,也毫不客气地呵斥。

  谦哥儿对周梁,好感是半分都没有。

  只是,他也愿意承认,周梁确实配得上阿娇表姐。

  ……

  这一个上午,阿娇却如泡在蜜罐里一般,口中是甜的,心里也是甜丝丝的。

  她状似认真地听着课,一双清澈黑亮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正认真上课的周状元。

  周状元的眼睛好看,眉毛好看,鼻子好看,嘴唇也好看。讲学时的模样,更是格外迷人……一不小心,阿娇就走了神。

  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严厉夫子立刻看了过来,淡淡说道:“公主殿下,请勿分神。”

  被那双深幽的眼眸一看,阿娇只觉得心尖一阵酥麻,被呵斥了也不恼,立刻笑道:“是。”然后正襟危坐,竖耳聆听。

  诶!怎么能这么可爱!

  周梁用尽生平自制力,逼着自己移开目光,继续讲学。

  好不容易熬到一个时辰的课结束。

  周梁悄然呼出一口气。

  幸好没有当众失态!

  若是一个没忍住,在上课时和阿娇对视而笑什么的,他还有何颜面进宫讲学?有何颜面去面对帝后?

  他不仅是阿娇的未来夫婿,也是新科状元,日后要进朝堂为官。万万不可意志软弱,纵容自己。

  玥姐儿和蕙姐儿孙柔不知何时退了出去。

  正默默警醒的周状元根本未察觉。

  直至脑海中萦绕的俏颜出现在眼前,轻快地喊了一声:“周状元。”

  声音又娇又脆又好听,笑颜如花。

  周梁只觉心尖被挠了一下,又酥又软又痒。他忍不住盯着阿娇看了片刻。

  阿娇故意取笑他:“周状元刚才还呵斥我分神,缘何此时心神恍惚?”

  周梁不假思索地答道:“刚才是在上课,我既来讲学,便要求所有学生认真听课,不能心软纵容你。此时已下课,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恋慕的男子,心神恍惚在所难免。”

  阿娇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周梁!

  便是喜欢她,也不肯事事都顺着她,坚持自己的原则……算了算了,都随他好了。反正他刚才训她的样子,也格外好看。她半点都不生气。

  周梁却以为她恼了,特意拱手致歉:“是我语气太重,阿娇公主别生气。”

  阿娇想绷着脸,却已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要么叫我阿娇,要么就称呼公主殿下,这样叫我阿娇公主算什么。”

  怎么听都有些奇怪。

  周梁凝视着阿娇的笑靥,轻声道:“我应该称呼公主殿下。只是,情之所至,难以自制。总想逾越地叫一声你的闺名。”

  阿娇:“……”

  阿娇脸颊染上红晕,耳后阵阵发烫。

  可她天性好强,不肯服输,便是对着心上人,也不愿退缩低头自认羞涩。索性睁着眼睛看了回去。

  两人四目对视。

  不像含情脉脉地对视,倒像是较劲一般。

  过了片刻,周梁笑着叹了口气:“阿娇,我输了。你别再瞪我了好不好?”

  难得有片刻独处,他实在舍不得和她较劲了。

  阿娇生平最喜欢听别人认输。此时也不例外,闻言立刻嘴角高高扬起。笑得明媚而爽朗,自得而骄傲。

  周梁舍不得移开目光,就这么看着她。

  只愿时间就此停驻。

  可惜,事与愿违。很快,便有煞风景的脚步声在门口响起。

  “阿娇,已经散学了,你还磨蹭什么?”阿奕略有些不满地说道:“我们都等着去你寝宫用膳。”

  只顾着对周梁傻笑,全然忘了还有饥肠辘辘的亲弟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