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皇叔:别乱来! > 第1109章 秦易篇 一鼓作气
  第1109章 秦易篇 一鼓作气

  男人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至听不见……

  秦姝静坐在原位上,怔然的望着空荡荡的门口,神情僵硬在嘴角,偌大的厢房内、明媚的阳光下,她感到一阵空寂森凉。

  好冷……

  她抱着手臂,揉了揉双臂,微敛的眸光自然而然藏起眼底的一许失落。

  他做什么从来都不会向她解释,他就像谜一般,她看不透、猜不透、什么都不懂……

  这样的感觉让她心中生出一分隔阂,她厌恶这种感觉,就好像她与他不在同一个世界般……

  “王妃,”

  银儿站在一旁,小心的望着自家王妃的脸色,眼底深藏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不要多想了,王爷这么做、或许有自己的隐情,可能不方便说……”

  秦姝唇角轻扯,笑容薄凉:

  “他应当是在责备我管理王府不当。”

  自她到来,府内的事一桩接着一桩,从没有消停过。

  “这也不是你的错。”

  银儿皱着眉,道:

  “那些女人闲不住,整日想着算计这、算计那,你不但没有插手,反而查破真相、揪出凶手,王爷怎么能将这一切的过错、怪在你的身上?”

  秦姝抿了抿唇角,微低着头,未语。

  气氛陷入沉默,忽然便安静到呼吸可闻……

  银儿打量着王妃的神色,眼中藏着急与忧,脑中思绪飞速转了转,忽然眼睛一亮:

  “王妃,我们出去玩吧!”

  来到南浔国这么久,还没有好好的出去玩过。

  王爷只是说了、不能贸然回府,却没有制止她们出去玩。

  她拉着王妃的手,双眼亮晶晶的说道:

  “方才来的路上,我瞧见了许多好玩的新鲜玩意儿,可还没有来得及多看、便走过去了,王妃,我们去看看吧!”

  银儿眼中的迫不及待无法遮掩的蹦射而出……

  秦姝心神微动,想起那热闹非凡的街道,她心中的躁动因子顿时蠢蠢欲动……

  她犹疑的轻咬着下唇,沉吟数秒……

  两刻钟后。

  如兰苑内,走出两道身形纤细、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

  白衣公子发冠高束、小脸白净,手中握着一把扇子、漫不经心的轻轻扇着,颇有一股风流倜傥、年少无双的气质。

  另一名小公子脸上贴着两撇黑色的小八胡,缩着脑袋,眼珠滴溜溜的扫着周围,颇有股做贼的架势。

  她揪着白衣公子的衣摆,小心的左右瞧了瞧:

  “王妃,我们一定要穿成这样吗?”

  秦姝拉起银儿的手,粗着嗓子道:

  “你瞧,可认得出我?”

  银儿仔细打量而去,‘男子’皮肤白皙圆润,轮廓精致,可那张脸庞却似换了个人一般,丝毫瞧不出王妃原本的半分模样。

  她当即摇头:

  “恐怕连老爷老夫人都认不出来。”

  秦姝唇角一勾,出门在外,若是被人认出了她易王妃的身份,难免招惹麻烦,这样的话便省事的多,当初在沧澜国,她可尝尝扮作男子的模样、偷偷溜出府偷玩。

  “走,进城!”

  两人并肩而行,大步向着帝都的方向而去。

  今日,太阳正好,光芒明媚,帝都内热闹非凡,行人比比皆是、拥挤不堪,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各种声音交织相映、喧嚣而繁华。

  “卖肉咧……”

  “卖包子咧……”

  “卖肉包子咧……”

  小贩们吆喝着、百姓们忙碌着、妇人们逛着街,人流之中,两道纤细的身影藏在其中,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正是秦姝与银儿。

  她们夹在人群、置身于喧嚣之中,望着周围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小摊,眼中的兴趣之光亮晶晶的、像两颗亮闪闪的小太阳。

  “公子,你看那是什么!木头做的、竟然会动!”

  银儿拉着秦姝,兴奋的四处指去:

  “公子,你看那里竟然有口吞大宝剑、徒手劈榴莲!”

  “公子……”

  很明显,她的亢奋程度远远超过了秦姝,一时之间,秦姝倒是被她拖拽的四处跑。

  秦姝随着她去,一边听着她高兴的呼声,一边望着周围的街道画面,沉闷的情绪顿时豁然开朗。

  南浔国与沧澜国不同,两国的文明亦是有一定的差距。

  此时,街道上,满满皆是南浔国才会有的稀奇玩意,是她们在沧澜国从未见过的。

  一路下来,银儿买的两手沉沉,拿满了东西。

  两人当即穿入下一条街道,街头,可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时不时起哄:

  “它会赢!”

  “我赌它!”

  “一定是它!我赌十枚铜板……”

  一大群男人在夏日的夜里,光着膀子,围着什么东西轰然起哄,高呼声引来众位百姓的阵阵注意。

  秦姝瞧见,脚下步伐方向一转,当即便走了过去。

  走近一瞧,发现这群人在斗蛐蛐。

  篓子内,两只体态差不多大的蛐蛐正在奋力相斗,互相撕咬着。

  其中一只雄赳赳、气昂昂,另一只却被咬断了一条腿、颤颤巍巍、正在垂死挣扎着。

  地上,放了两堆铜板碎银。

  一边的碎银铜板堆积成小山,多不胜数,另一边,只丢了一枚子儿,少得可怜。

  秦姝柳眉一挑,从袖中摸出了一锭银子,扔在那只有一枚子儿的那堆。

  哐当!

  整整十两丢下,众人顿时一怔,下意识抬头看去,出手如此大方之人、竟是一名看似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公子。

  一名中年男人当即劝道:

  “公子,这胜负已明,你选择这边、必输无疑。”

  那只蛐蛐被咬的奄奄一息、即将撑不住了,选择这边真是太不明智了。

  秦姝唇角轻扬,笑道:

  “说不定我的赌注能为它加油打气,指不定它一鼓作气、就胜了。”

  “哈哈哈!”

  秦姝的话引来一群中年男人哈哈大笑,这位公子真是风趣,既然‘他’不听劝,那他们就不客气的收下这十两银子!

  所有人盯着篓子,认真望去。

  篓子内,雄蛐蛐将那只断脚蛐蛐赶的到处跑,抖着翅膀,骄傲的叫嚣着胜利的喜悦。

  所有人的欢呼与看好更是达到了极致,不用多看、胜负已定了!

  他们正胜券在握、一口认定时,只见那断脚蛐蛐后脚突然猛地一弹、奋力一冲,顿时将雄蛐蛐撞飞出去、径直飞出篓子!

  众人的表情顿时僵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