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 第895章 不过是冲动,却伤透了心
  一觉,刘爽睡到了快中午,沈亦衍不在身边了。

  她打了个哈欠,磨磨唧唧的起床,洗了脸,刷了牙,头也不梳,出去找沈亦衍。

  她听到他的声音从书房里传出来,“再拖延两天,也不急在一时,刚过年的,在家里好好陪陪家人不好吗?我还有事,过两天回去,就这样,我知道了,就这样。”

  沈亦衍说第二个就这样的时候口气很不好了,充满了不耐烦和不容抗拒。

  刘爽的心咯噔了一下,往下一沉。

  她知道,他很快就要走了。

  他在的日子,她每一天都很快乐,和沈亦衍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和他一起玩游戏,还和他一起吃好吃的,跑步。

  不管干什么,他们都在一起。

  她很失落,失落还在一点点变大,好想,变成拇指姑娘,那样就能装进他的口袋里,和他永远的在一起。

  沈亦衍开门,看到刘爽站在书房门口。

  他估计她听到了,恋恋不舍的看着她,什么话都没有说,把她抱在了怀里,紧紧的抱着。

  刘爽笑了,想想周姐,她的心态又好像平和了一些,拍了拍沈亦衍的背,看似洒脱的说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今天涯若比邻了,你可以偷偷摸摸的给我发视频邀请。”

  沈亦衍不舍的看着刘爽。

  刘爽愉悦的笑着,眉眼弯弯的,如若坠入星辰,越发的有灵气。

  “不准勾引其他男人,如果有其他男人喜欢你,一定要干脆利落的拒绝,特别是那个写情书的孩子,你孩子都老大了,直接拒绝他,知道吗?”沈亦衍嘱咐道。

  “如果他再找我,我就拒绝他,不过我觉得就是他们的恶作剧,可能大冒险之类。”

  沈亦衍:“……”

  他一点都不放心她啊。

  “我初三走,走后我会让儒森过来照顾你。”

  “真的吗?”刘爽的眼睛里面都是亮晶晶的光,她喜欢儒森,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更像是姐姐对弟弟,亲人一般。

  毕竟,儒森是真的对她好,要不是儒森帮她挡的那一枪,她早就死了。

  “不准勾引儒森。”沈亦衍提醒了一句。

  “放心,安心,我把儒森当弟弟,白雅认识很多优秀的女孩,我给他介绍一个。”刘爽没心没肺的说道。

  “他救过你,我想在香雪悦海买套别墅送给他,以后也好有个照应,他心细,懂很多,正好照顾大大咧咧的你。”沈亦衍温柔的说道。

  刘爽比了一个大拇指,“优秀。”

  沈亦衍看着她活灵活现的模样,低头,要吻她。

  刘爽立马捂住了嘴唇,“我还没有吃东西,很饿。”

  沈亦衍无奈,“好,先吃东西。”

  “吃完东西,大战三百回合。”刘爽明媚的说道。

  沈亦衍的眼中流淌过晶亮的光,“好。”

  吃完东西后,他们在某些地方大战了好几回合。

  刘爽欲哭无泪,她说的大战是指玩游戏。

  不过,沈亦衍过两天都要走了,她也想随心所欲一点,毕竟,下次见面,不知何年马月,能腻在一起,那就一分一秒都不要分开。

  *

  穆婉也想着,马上就要分离了,她一分一秒都不要和邢不霍分离。

  事实是,第二天一大早,邢不霍没有在家里,出去了。

  以往他出去,干什么,什么目的都会跟她说,跟她分析,一点一滴的教她,如果去做,如果去应对,如果去布局。

  如今,毕竟是要离婚的,他的一切快和她无关。

  他什么都没有说,就出去了。

  她也没有问,穿上了羽绒服出去,外面还在下雪,经过了昨天的一晚,雪堆积了有五六公分厚,踩上去,留下深深的脚印。

  她去看她种的风信子,都被埋在了雪中,不知道会不会活。

  抬头之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很好看,但也很荒凉,到了冬天,本身就会荒凉。

  她沿着湖面走路,风冷的很,剐在脸上。

  手机响起来,她拿了出来,看是陌生的来电显示,摘了手套,接听电话。

  “你在哪里?”陆博林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出来。

  穆婉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要是换了以前的性格,她会说,我在哪里和你无关。

  可,昨天,过去的穆婉已经死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穆婉问道,蹲了下来,手指按着软绵绵的雪,往下压,留下手指的印记,觉得自己这样很幼稚,扬起了笑容。

  “我和你小姨离婚了。”陆博林表达道。

  “我知道,昨天就知道了,我小姨很舍不得你,还打电话过来骂我了。呵。”穆婉笑着说道。

  “对我来说,离婚是好事,我之前就想要离婚,可以离不掉,没想到,这次离婚了,比我拿到的更多,我不想呆在m国了,我现在有足够的钱,我想来找你,从此以后,我只对你一个人好,眼中只有你一个人,我的心里,还是只有你一个人。”陆博林表达道。

  穆婉扯了扯嘴角,站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血糖低的原因,有些头晕,没有站住,单膝跪在了雪地上,缓了缓。

  陆博林听穆婉不说话,以为是断线了,喊道:“婉婉。婉婉。”

  穆婉缓过神来,缓缓的站了起来,“你喜欢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自从你救我开始,我的心里就全是你。”

  “你的心里全是我还能跟我小姨上床,要是你的心里有点点不全是我,你觉得会怎么样?”穆婉讽刺的说道。

  “关于这个问题我解释过很多遍,是你小姨勾引了我,趁我喝醉,我以为是你,只有她就用这个威胁我……”

  “陆博林,你何不爽快一点呢。”穆婉打断他的话,“她满足了你对女人身体的渴望,不然,也不会有一次一次又一次,在那个时候,你是心甘情愿的,但是你更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你把她放在心里,可以上她,但是不会爱她,在上后,精神是空虚的,而我对你来说,因为救过你,所以,成了你的特殊。”

  “是,我对你小姨有冲动,可是冲动过后我想到你就会后悔……”

  【我是秦汤汤,小说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