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204章 鲤登行一的抉择
  第3军两个步兵旅一前一后通过第78步兵联队的阵地,沿着公路,向日军追击。

  而这一切在距离日军阵地五里外日军第78联队被派去支援第26炮兵联队的步兵大队长西岗松太少佐来说,如何抉择无疑是艰难的。

  当105榴弹炮的啸叫从头顶上划过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电讯联队部,却没有收到答复,不详的阴影在脑海中弥漫,联队部不回复只能电讯旅团部,旅团部同样保持沉默,有些慌神的日军少佐迫不得已直接电讯师团部,得到的回复却是听从联队部的军令,井陉县的援兵即刻会从井陉出发援助前线。

  面对旅团部和第26炮兵联队阵地或许已经失陷,联队部和2000同僚可能正在中国人的炮火里仓皇躲避这个巨大的可能性,要么返回前线接应联队部,要么继续增援相隔已经不过十里的第26炮兵联队和旅团部,要么二者皆不管,向井陉县城跑路,这位本来有三种选择而无比矛盾的日军少佐最终选择执行军令,继续向旅团部增援。

  对于他这个少佐指挥官来说,这是最保险的一条路,无论战局如何,至少,他都没有违背军令。

  但对于这个步兵大队1100人来说,这位步兵大队长选择的,却是一条彻头彻脑的绝路。未来大将已经率领着771团由日军炮兵阵地向四里路外早已选择好的阻击阵地狂奔,他们的任务不是打埋伏,而是将即将来援的日军挡在公路和公路的两侧,炮击娘子关和旧关前线的十八门大炮都在调整炮口和炮距,分别指向两侧预定的阻击阵地之前,无论来敌有多少,疯狂的大炮会让他们知道,没有了战壕和工事,日军灰飞烟灭的速度,不比一帮散兵游勇来得慢上多少。

  这一次,日军面对的可不是被围困在七亘村之前山区里的第40步兵旅团所遭遇的迫击炮,他们还能借助着山势和天然掩体能负隅顽抗一下。

  这一次,日军将面对的是可将山头都能削平十几厘米的105榴弹炮,连数百公斤的大石,在狂暴的气浪下也能被掀飞出去十几米远。而他们的后面,还有衔尾急追的第三军两个步兵旅以及129师师长亲自率领的两个步兵团,参与攻击他们的,总兵力高达一个半步兵师7个步兵团。

  兵力对比,高达12比1不说,指向他们前进方向的重炮,却是5门105榴弹炮和8门野炮,那位西岗少佐如果有幸得知,恐怕,没有自傲,唯有深入骨髓的绝望。

  这完全不是要全歼他们,是要彻底封锁深山,不让他们一个人得以逃脱的节奏。

  当然了,就算选择另外两条路,这个步兵大队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但总不至于这样全军覆没,像受惊的野兔一样逃进山里,总会有逃出生天的幸运儿的。

  是的,当西岗松太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第78步兵联队仅存的这个步兵大队就已经注定看不到明日的太阳。因为他并不知道,给他回讯电文的,虽然还是师团部通信大队的少佐大队长西元寺公一,可拟电的,却是刘浪刘团座。

  一模一样的电文,回复了两份,一份给他,一份给了鲤登行一。只是,大佐级别的鲤登行一选择了拒绝,可怜的少佐却只能硬着头皮执行。

  执行由中方指挥官发出的军令,他再不死,都说不过去了。

  其实,选择拒绝师团部军令悄然改变行军路线的鲤登行一大佐比他还要更痛苦,中国人,实在是太狡诈了,他们竟然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中都布设了防线。他不得不再次面临艰难却又未知的抉择,决定1600余大日本帝国陆军命运的抉择。

  整个大部队在距离发现中国人的山头前一里路已经停留了30多分钟,往左右两边侦察的四个小分队尖兵只回来了不足20人,侦察结果就摆在心急如焚的鲤登行一大佐面前,中国人在这片山区布置的防线长达1000多米,没有中国士兵活动的区域不是悬崖就是峭壁,想绕道走,除非大家伙儿都插上翅膀变成-----鸟人。又或者,成为西方世界的天使?还是鸟人。

  30分钟的等待,让日军大佐已经没得选,只能攻击中国人的防线,冲过去,就活,冲不过去,就是死。

  鲤登行一已经相信,旧关前线的中国人,正在全力追击而来,他甚至都已经听到超过三千人的喊杀声,还有,中国人看向自己仇恨的目光。

  他的眼前,出现了,当他站在阵地上,冷酷的看着己方骑兵驱使着战马在中国伤兵的身躯上来回踩踏,一个中国伤兵因为马蹄踏上胸膛,胸骨尽折,巨大的痛楚使他的两眼几乎完全暴凸,就那样直勾勾的瞪向他的那一刻。

  他没放过中国人,中国人,同样也不会放过他,就如同独立团同样以牙还牙将第28骑兵联队从冈崎正一中佐以下200多人挂在旧关之前的树林中当风铃一样。

  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日军大佐首先下达了“奉烧”联队旗的军令。在崎岖的山路上,再没有“奉烧”军旗时护旗兵列队齐步从帝国勇士们面前走的庄严肃穆及悲壮,就是由护旗中尉取出精心保管的联队旗加旗杆,浇上油料,点上火,在有限的几个军官沧然的注视下,化成一团灰烬。

  不是鲤登行一不想表达对天皇陛下亲手御赐下的联队旗的敬意,而是,山路太狭窄了,站上两个人都显得有些困难,护旗兵们如果想摆着队列起步走一下,其余所有人包括他这个联队长在内,都得蹿到山上还要手把着树干观礼。

  那像什么?一群猴子吗?

  不想当猴子的日军大佐第二道军令就是集合全军,步兵总计为四个步兵中队和一个辎重中队以及一个重机枪中队,总共分为两路,重机枪中队和辎重中队皆一分为二分配至两路进攻部队,形成以辎重队担当前锋,后方跟着两个步兵中队,再后方由重机枪火力掩护的攻击阵型,向独立团一营的临时构筑的阻击阵地进攻。

  最后方,是由已经将步兵炮和山炮搬上山坡的炮兵中队,在两路攻击开始之前,向一营所占据的山头倾泻携带的并不多的炮弹。

  不得不说,鲤登行一这个联队长还是合格的,至少,他没有为了急于逃命,就把日军赖以生存的山炮和步兵炮给丢掉。否则,在这个时候,日军无论如何拼命,也只是像被大网网住的鱼,最终的结局只是成为中国军人碗里的一盘菜。

  但有了这两门山炮和步兵炮助阵,可就不一样了,在几门火炮的炮火肆虐中,两座山头上火光暴起,仓促建成的沙包工事被炸得一片狼藉。

  而日军,却是在己方的炮火还未完全停歇的时候,就在已经注定当炮灰一脸悲剧的辎重兵的领头冲锋中,朝着第一座制高点突击。

  日军很聪明,并没有趁着己方火力压制住中国人的时候,朝着山中猛冲,他们知道一旦中国人缓过劲来,用机枪居高临下扫射的话,数百米的范围内,几乎没人能逃脱。他们必须抢占一个到两个制高点,才能保证己方大部分人由此遁入大山,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龙归大海,就看谁能跑了。

  经常进行耐力拉练的日军很有自信,论跑路,他们可是很强的。虽然把曾经引以为豪的行军能力拿来跑路,有些丢人,但这个时候,可是谁也顾不得了。腿短也有腿短的优势,频率快不是?

  半个小时的时间,日军尖兵付出的数十死伤不是白白浪费,虽然没有找到可供大军绕过中国军队防线的路,但却已经让鲤登行一根据中国军队开火的区域画出一个大概的中国防线图。

  近千米的防线上,中国人是以山峰的制高点为点,五六个相互交错距离达200米远的制高点互相连接在一起又形成一条线,或许在后方还有,但那是以后的事了,若是冲不出这条线,连见到后面中国人的资格都没有。

  他所选择的两条进攻路线,都不是最中间会面临两个制高点联合打击的两山之间,而是一左一右整个防线的侧翼,虽然山路会更难走一些,但遭遇的打击也可能会小那么一点点。只要攻下其中任何一个山头,或许所有大军就能由此逃出生天。

  两门山炮和四门步兵炮被炮兵无比辛苦的搬上800米外的两座山头,对着已经拟定好进攻的两座山头狂轰。而早已做好动员的日军则对着目标狂奔,最前面是100多辎重兵,后面紧跟着一个步兵中队,还有一个步兵中队负责其侧翼防止200多米外另外一个山头的中国军队援助。

  这种以山头为点构成的防线看似很强,但其实也很弱,他们也无力持续向其中一个山头投放兵力。只要其中一个点被攻占,那整条防线就会被撕裂,虽然不至于防线崩溃,但至少会像一张被撕开口子的大网,再也无力阻止网中鱼儿的逃窜。

  鲤登行一打的主意不错。如果是遇到一般的中国军队,可能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不顾付出惨重伤亡攻下其中一个山头,然后掩护着主力蹿进深山而逃之夭夭。要知道,鲤登行一可是做好了在中国人阵地前死伤超过200人一个步兵中队的心理准备了的。

  可惜,他遇到的是独立团,而且是独立团的主力一营。

  不光他们有炮,一营也有炮,虽然没有日军的口径大,但数量可是要多得多。

  为了保证轻装状态下还能有足够的火力支援,叶子飞在出发前可是命令带走所有能收罗到的60迫,包括赠送给772团的60迫,也全部暂时借过来,最终凑齐了20门,分给所有82迫都被留下的火力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