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纹阴师 > 第九百三十六章 碾压
  我浑身压抑着爆炸性的力量。

  这股力量在体内涌动,丝毫不弱于当时猫灵上我的身,让我打死骏爷的那个时候。

  “哼哼。”

  邢贪面容剧变的一瞬间,忽然又恢复平静,看着我,冷笑道:“一个刚刚跨入阴行大家的人,其实不会比之前强太多,因为作为一个阴人,根本没有对应的阴术……是我,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临时跨入,还是那样。”

  “是吗?”

  我沉默了一下,身体有股难以压抑的暴躁。

  我平常很不喜欢打架。

  也比较讨厌和人动手动脚,可是眼前,内心涌现了一股原始的施暴欲……

  这就是鬼上身,请神上身的副作用吗?

  会影响神智?

  或许吧。

  我讨厌像苗倩倩一样好斗,到处打人,但是现实,往往不太允许我……

  “哈哈哈!!去死!你给我去死!”

  邢贪狂笑起来,得意的望着我,仿佛像是看着一直瑟瑟发抖的小鸡,又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一个刺青师吧?你根本没有杀人阴术……又如何比得过我的屠安刀?”

  刷拉。

  他拎起了刀,向我走来,刀光一挥。

  我刚刚要躲闪,那一股黑色的阴风落在我的身上,却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再也不见踪影。

  这是!?

  我的阳气血气旺盛,像是武人一样,气血旺盛如火炉,抵抗了这些脏东西?

  邢贪终于变色,疯狂怒吼:这是什么阴术?不对!那么强大的血气,你分明就是一个武人!

  既然是这样……

  我根本不管不顾,直接上前挥拳。

  嘭!

  我又是一拳。

  “你找死!!!”邢贪满脸狰狞,也同样挥刀,刀刀极为精妙,似乎是专门屠宰人的杀人刀法,如庖丁解牛一般精妙。

  可是,安清正的影武人武艺,早已经让我的武行技艺,抵达到了武行大家的水平,一招一式极为精妙,堪比悟道宗师,竟然一时间,压得邢贪喘不过气来。

  邢贪几招下来,满脸屈憋,急得面红耳赤,“你背地里,是隐藏的一名武行大家?如此旺盛的血气,连阴术都对你无用,逼阴行大家与你比试拳脚,这分明是武行的作风……但是,你的身形,却……”

  我身形修长,根本不是那种肌肉、一身横练硬功、身高八尺的彪形大汉。

  嘭!

  我一掌巧妙划过弧度,推开他的胳膊,砸在邢贪的胸膛上,他整个人憋屈,倒飞了出去。

  我一脚跨步,如幽影轻轻贴身而上。

  “你话太多了。”

  他刚刚砸在旁边一颗大树上,浑身剧痛酸麻,还没有缓过神,我化为一道影子就压到他的身前,又一连串掌法,拍击他的胸口。

  砰砰砰砰!

  打得他眼角、鼻孔、嘴角,纷纷溢血。

  确定了他完全无法动身,我深呼吸一口气,吐出一片白浊。

  “卧槽……”

  旁边的苗倩倩几人,瞬间目瞪口呆。

  楞了好一会儿,几个人才彻底的反应过来,“几下就打死了,就像是打自己家的儿子一样?”

  “那么简单?”

  小青儿眼睛圆溜溜的,发愣:“就算是他刚刚经历过大战厮杀,疲惫不堪,但这也太……夸张了吧?”

  而董小姐却摇头,“这家伙,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堂堂的阴行大家,竟然被一个莽夫,欺身而上,拳脚并用,活活打死了……有句话说得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我摸了摸鼻子,让安清正的魂儿回去,浑身徒然一松。

  “小游哥,太厉害了!三两下,就打死了!”小青儿激动的跑过来,抱着我的胳膊,使劲摇晃,“比我厉害多了。”

  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哪能和我们的小阴阳师比啊?

  这时,苗倩倩也走过来,叽叽喳喳的十分兴奋,说:“妈的,孔武有力,血气旺盛,分明就是另外一个阴人克星,另外一个张爷,在这种武人面前……大部分阴术,都发挥不出来。”

  我沉默了一下。

  这就是影武人的厉害了。

  这道阴术,时至今日,完全成型,已经完全比肩,当年江湖武行的第一武行宗师,小桃红的能耐了。

  我这种状态,的确算是另类的武行大家。

  我也根本没有想到,我一旦安清正的魂儿上身,爆发出之前打骏爷的状态,原来是那么可怕。

  “武行大家,是阴人天敌!”苗倩倩竖起大拇指:“肾好,什么都好!”

  我望向邢贪的尸体,说:我们该怎么处置?

  “离死不远了,被你揍得内脏出血,不用理会。”安清正检查了一下,苦笑着摇头。

  我们任谁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本来以为是一番苦战,谁知道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把一个阴行大家给干死了?

  我们几人把邢贪、安庆给打败了,也算是彻底的跨出了一大步。

  我们这群人中,有人彻底踏入阴行大家的领域,就代表我们不再弱小,并且安清正这个阴行大家,上了我的身……竟然能让我变成武行大家。

  “算是真正在阴行江湖里立足,有了资本!”苗倩倩冷静的说:“我们可以开始真正的,问鼎阴人中的顶尖高手,我们把控着这片地盘,不再是阴行话事人的身份,而是阴行大家的身份!”

  “我们又高了一个层次,附近的阴行话事人,都要给我们纳贡。”

  我沉默了一下:还远着呢。

  我们几个人收拾了一下,夜色已经黑了下来,我们直接在那栋木屋里将就了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几个人抱着转龙壶,准备离开了。

  不过,我们找了几个角落里的酒坛,把那一潭小水池,给装走了。

  “这一个月,才孕育一滴,这一池,少说也得孕育三五年的功夫,是那个安庆,培育菜人的心血。”苗倩倩说:“这种生命之泉,母胎里孕育生命的阳水,可以给小白狐吃,补充阳气!”

  小青儿听了,激动的说:呀!小玉儿,又有素食阳气食用了?

  苗倩倩哈哈大笑,说:对!照我看!那么多的阳水,量大,足够让小白狐让慢慢吸收,等吃完了,就会成为第二个阴行大家!

  我听了,说:意思是,小白狐比我还快?

  “不见得。”苗倩倩又摇头,“小白狐是妖崇,吸收有限,不可能一次性吃那么多,我估计还有一两个月,不一定比你快,除非,你日狐狸,帮小白狐补充阳气,把你的阳气捐献给小白狐一些。”

  “去你的,整天不正经。”

  我瞪了她一眼。

  几个人真是收获大丰收,拿了很多安清正,他们家传的宝贝,贪狼壶,还有一堆阳水坛子,屠安刀,慢慢回到了村子里。

  我们的车还在这里,到处寻找了一下,彻底找到了那七个箱子。

  都是安清正的兄弟姐妹。

  “唉,原来安清正……姐姐变成女孩子啊?”

  “父亲死了?死了也好,他疯了。”

  “堂姐没事就好,你……”

  这时,安清正对着那些箱子相认,叽叽喳喳的聊着天,有些温馨,又有些伤感。

  我深呼吸,叹了一口气,仿佛要把所有的抑郁倾吐出来,说:“这七个箱子,难怪都是女性,并且,这些后代也是女性菜人居多,因为女性肉质鲜嫩可口一些,而女菜人死后,还有很大剩余价值,可以做成阴器,被关在箱子里。”

  “唉!这个世界上,悲剧总是有些太多,时至今日,很多原始、残忍的事情,仍旧在很多古老山村里存在,不是见多了,就能习惯的。”苗倩倩和董小姐靠过来,整理了一下行李。

  她们眼眸里十分复杂,似乎也有些抑郁。

  “算了,我们把安清正的族人,都带回去吧。”我站起身,望向她们两人说:让那些阴魂儿,可以成为画中鬼村的住民。

  “范无救……遇之无救吗,也把魂儿送到阴曹地府去,你已经开始继承家业了?”苗倩倩扬起脑袋,眯起了月牙湾的明媚眼眸。

  “是啊,人总要继承一些东西。”

  我望向远处的安清正,笑了笑,嘴里喃喃道:“但是一些腐朽的,就不需要去继承了,就如同安、刑两家的诅咒一般,那一场人与食物的故事,算是……彻底结束了吧?”

  “谁知道?吃人的事情,在这个世界,本身无处不在。”董小姐却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