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着傅嘉贝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庞,不知道为什么,曾明悦却有一种他离自己其实很远的感觉。

  她心里的恐慌像吹气球一样膨胀,眼眶发热,曾明悦猛然低了头,不让傅嘉贝看到自己含泪的眼眸。

  她将脸颊贴在他胸腔的位置,感受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轻轻蹭了蹭。

  “哪有什么心事啊?我大概是今天终于找到了工作,所以就有点点兴奋,不过,这会儿是真有点困了,我们快睡吧。”

  她怕傅嘉贝发现她的不对劲,忙装作困倦的样子,还配合着打了个哈欠。

  傅嘉贝低头看着她,良久才拍了下她的肩背,“睡吧。”

  虽然曾明悦泡了热水澡还喝了热姜汤,可是第二天一早她还是浑身不舒服,发起了低烧。

  迷迷糊糊的,她是被一阵凉意给弄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傅嘉贝。

  他站在床前,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正微微弯腰将什么东西贴在她的额头上。

  他的身影沐浴在阳光下,晨光柔和的俊美的面容,让他似乎刚从一本少女漫画中走出来,有些不真实的俊美脱俗。

  曾明悦睁着眼傻乎乎的看着他,眼睛发直。

  “该不会是烧傻了吧?”

  她傻愣愣的模样令傅嘉贝微微蹙眉,手背贴在她的脖颈边儿又感受了下温度。

  虽然热乎乎的,但是并不厉害,确实是低烧没错。

  曾明悦这才发现,自己眼眶发热,浑身都提不起劲儿来,唯有额头凉丝丝的,带来一些舒适感。

  她摸了摸,原来刚刚傅嘉贝是给她贴了一片退烧贴。

  “你要上班了吗?”

  她微微动了动想要坐起来,傅嘉贝却按住了她的肩膀,“躺好。我昨天休息了一天,今天必须去下公司,有两个必须参加的商务会议。”

  曾明悦闻言满脸的愧疚,都怪她,昨天他专门腾出时间来陪她,可是她却爽约了一整天。

  她巴巴的看着傅嘉贝,本来生了病,本能的想和男朋友撒撒娇的,现在也不敢了。

  她怯怯的样子有点像某种软萌萌的小动物,傅嘉贝摸了摸曾明悦的头,眸含笑意。

  “王妈和张妈会照顾好你的,总吃药不好,我给你量过体温了,不算高,先这样降温休息,我将私人医生的号码留给了王妈,也联系了他,实在难受你让王妈打给他。”

  他说着又将床头柜上的保温杯推到了曾明悦伸手便拿得到的地方,“多喝水。”

  他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即便不能亲自照顾她,却也体贴的安排好了方方面面,曾明悦就只需要乖乖躺着养病就好。

  曾明悦笑着冲傅嘉贝点头,傅嘉贝又指了指她的手机。

  “现在请假。”

  他摆明了不准备放她去上班,曾明悦刚刚工作,本来不想请假的,可看他这样,她也不想在这些事上还违逆他。

  因此,她乖乖的拿出手机,在傅嘉贝的目光下给主编打了电话请了病假。

  傅嘉贝这才满意的又摸了摸她的头发,便转了身。

  只是他刚转身,就察觉手被女友悄悄的拉住了,他微微扬眉回头看她。

  曾明悦的眼神有依恋和不舍,声音微微有些发哑,“能亲我一下再走吗?”

  傅嘉贝略怔了下,旋即便笑了起来,他转过身,双手撑在她的枕头旁边,缓缓俯身低头。

  两人的距离不断的拉近,曾明悦看着他,屏着呼吸。

  女孩子生了病,好像变得更加娇弱了,浑身都透出一股柔柔软软惹人心疼的气质,脸蛋鼻头眼眶都也红红的,看上去很可爱。

  傅嘉贝双眸凝着她,忽而便勾唇露出一个无奈的笑。

  “你这样,我还怎么走,嗯?”

  曾明悦脸更红了,瞪了瞪眼,鼓着腮帮子,“就亲一下就放你上班去!我这么懂事这么乖,难道不应该奖励一个吻吗?”

  傅嘉贝轻笑,他低头,曾明悦却又突然捂住了嘴。

  她点了点自己的脸蛋,偏了偏头,“亲脸吧,不想传染你。”

  傅嘉贝挑眉,低头在她红扑扑的脸颊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下。

  “你快走吧,我肯定乖乖的躺着养膘。”

  曾明悦弯着眉眼笑,冲傅嘉贝挥了挥手。

  傅嘉贝又看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曾明悦又盯着门口看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收回视线。

  曾明悦身体确实不舒服,迷迷糊糊的她就又睡了一觉,然后被一阵阵的手机铃声给吵了醒来。

  她摸出手机接起来,刚放在耳边,听筒就响起了吴峥言有些急躁的声音。

  “你怎么还没来?你是不是烦我了?连你也不管我了是不是。”

  曾明悦懵了下意识才渐渐回笼,想到昨天吴峥言已经透露出愿意接受治疗的意思,她便担心自己今天不出现,吴峥言又回缩回去。

  她并不想前功尽弃,因此便撑着坐起来。

  “我生病了,你别多想,我马上过去。”

  吴峥言这才安静了下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和你发脾气的。”

  曾明悦有些心烦,可是想到吴峥言弄成这样是为了救她,她就只能压制住心里的烦躁,起床出门。

  傅嘉贝早上接连开了两个重要会议,等忙过这一阵,开了下表,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

  临近中午,他想曾明悦应该已经起来了,他走出大会议室便拿出了手机。

  因怕曾明悦还在睡,因此他将电话打给了王妈。

  “少爷。”

  “中午做些清淡的,我大概一个小时后回去。”

  傅嘉贝吩咐完,这才问道,“悦悦还在睡吗?她好些了没?”

  傅嘉贝的意思明显是担心曾明悦,中午还要赶回去陪她吃饭。

  王妈便有些吞吞吐吐起来,不好告诉傅嘉贝,其实曾明悦已经出门快两个小时了,看样子应该是不会回来吃饭的。

  “怎么了?”

  感受到王妈的迟疑,傅嘉贝脚步微顿了下。

  “少爷,曾小姐她出门了……”

  傅嘉贝的脚步便停下了,他捏着手机的手微微用力。

  病都还没有好,她却还记挂着去医院照顾吴峥言吗。傅嘉贝顿时觉得自己对曾明悦生病的紧张和担忧,照顾和体贴,好像都变成了讽刺。

  他眉宇紧紧蹙起,一言不发便挂断了电话。